聽貝理雅講英文,憶起兒時

最近見到前英揆貝理雅(Tony Blair)的憶起兒時新聞,使我想起小時候的聽貝經歷。

貝理雅上任時,理雅特快资讯我剛升上小學。講英記得在小學時期看電視,憶起兒時聽見一些說英文的聽貝政界領袖說話和受訪,我一字都聽不懂。理雅有次見到克林頓談話,講英我心想他是憶起兒時特快资讯否在說英文,為何一字都聽不出來。聽貝高小時初學普通話,理雅但李登輝和江澤民的講英話一句都聽不出是這種語言。唯獨貝理雅的憶起兒時英文講得慢,亦與學校所學的聽貝標準相近,聽到一些簡單詞彙,理雅哪怕只是冠詞和介詞,都很有滿足感。

長大後才知道,這應該與口音有關。因為上述人物都有地方口音,與學校所教的英式口音和標準普通話大相逕庭,唯讀貝理雅是講接近Received Pronunciation的英式英文,Best Cheap Dunk在向國民致詞時咬字清晰,所以連我一介小學生都略為聽懂,至少覺得這是英文。

第一次聽懂所學的外語,總是愉快和難忘的經驗。學日文的人,總會扭到動畫片的原音,聽聽多啦A夢和小丸子怎說話,聽到那些日本聲優的發音如此生動而可愛。偶爾聽懂單詞單句,都樂過半天。

我初學德文時,跟德國老師和同班同學到歌德學院附近的德國餐廳用膳。老師跟老闆的德文談話,我一句都不懂,唯獨老師點的蘋果汁——「Apfelsaft」一字,卻清麗的進入我耳中。那頓飯吃了甚麼,我已無印象,唯一記得的是那刻的rep shoes成功感,原來我是可以聽懂德文的。

近年許多港人移英,都要將學校所學的英文派上用場。不少人都久疏戰陣,放下了英文多年,中學畢業後都沒講過,今天忽然降落在全英語的環境。然而時間是最佳的幫手,只要肯聽幸講,初頭一頭霧水的利物浦和蘇格蘭英文,都很快迎刃而解。人的適應力很強,只要習慣那裡的說話方式,像把腦內的天線調到適當的位置,就可接收清晰。

從初學時一字都聽不懂,到漸漸地聽懂一兩成,後來每字皆懂卻不會組句說出來,到最後聽講皆無礙,都見證了學習過程。在利物浦的highest quality PK shoes小食店,聽懂店員說講的金額,然後掏出來付錢拿走冰淇淋,咬下去的都格外甜美。

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
付費加入TNL+會員, 獨家評論分析、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149 元 / 月1490 元 / 年送 2 個月到期自動續訂,可隨時取消,詳情請見訂閱方案 查看訂閱方案 已是會員? 登入

Add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